實時滾動新聞

微商“D女郎”會銷騙局:“寶媽”借款囤貨包銷無望

2019-12-20    中國質量萬里行    雷玄    點擊:

  11月19日,河南南陽80后“寶媽”張女士通過中國質量萬里行投訴稱,她囤積38萬元的“D女郎”總代級別的產品還沒賣完,這款被常州市汴禧商貿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汴禧集團”)宣傳為“縮陰、豐胸產品第一品牌”,都是通過“會銷洗腦”后現場繳費,又通過不同幅度地增加產品折扣力度,讓“寶媽們”不斷“報單”投入。

  一年多以來,張女士以及身邊的“微商伙伴們”多次被要求繳費“沖業績”,以保住總代級別,否則被開除;期間,張女士按照購買前承諾的“三個月公司幫著把38萬的貨出完,如果出不完,公司回收”,她要求退貨退款,卻被微商“團隊老大”否認并被踢出微信群。

  微商通過社交工具的屬性,讓張女士對維權并沒有多大的信心,但是她還是希望能得到產品所在的售賣平臺公司能給出一個說法。因為欠下的貸款利息越來越高,11月開始,張女士不得不通過打折賣貨,以便于資金能夠盡快回籠,“回想起這個微商過程,D女郎微商賣貨就是一個騙局。”

\

  一夜暴富的會銷“洗腦”

  河南省南陽市內鄉縣的張女士,30出頭,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2018年9月,張女士通過身邊人推薦,從2016年開始接觸微商,“最初做這個產品,就是一個小級別的代理”,據她了解,與她一樣的寶媽,在南陽市有六七位,都在銷售這個產品。

  互聯網資料顯示,“D女郎”系列產品是出自常州的一家公司,代言人為溫碧霞,在不同場合的宣傳資料中,這家公司被稱之為“汴禧集團”,汴禧集團成立于2015年,全稱常州汴禧集團商貿有限公司,公司下設研發部、生產部、企劃部、客服部等多個部門,具備專業的營銷系統、營銷方案和營銷團隊,“D女郎縮陰是汴喜集團旗下一款明星產品,自產品亮相以來受到無數女性的喜愛,短短幾年時間銷量已經成為行業相同產品第一,我們的夢想‘D女郎-讓人人都做自己的女王’。”

  2018年9月,張女士受邀參加一個“D女郎”在常州的會議,“在會議上被團隊請來的老師層層的洗腦,因為來自于農村,內心有很多的不甘,也想改變,在現場交了訂金兩萬元”。她介紹,最初做小級別的代理商時,通過不斷發朋友圈,抱著“試一試”心態的朋友們能讓她每個月掙得兩千多元。

  拿“D女郎”私護產品來說,拿貨價為每盒240元,售價為580元每盒,后來公司對產品進行升級后,每盒售價為480元。在常州召開的會議現場,張女士了解到,只要升級為“D女郎”總代,就能實現拿貨價每盒180元,以此類推,她覺得這樣的利潤空間就大很多了,“會議現場,不斷有大的代理商進行炫富,豪車豪宅、幸福的有錢人的生活不斷進行刺激。”直到后來張女士進行投訴,她才知道,這一個過程,就是“炫富”“洗腦”的過程。

  總代的誘惑:借20多萬沖業績

  在常州的會銷過程中,除了張女士現場繳納的2萬元訂金,她還需要支付38萬元的費用購買貨物,才能享受總代的權益,“當時升級的時候公司和老大承諾,還有老師也給我們承諾,三個月讓我們把38萬的貨出完,如果出不完,公司回收”。

  張女士認為,“D女郎”產品賣不完還能退貨有汴禧集團的靠山,她從常州回到南陽后,借款近30萬元以達成“總代”的目標,“分10次將這些款籌到了,私人貸款、信用卡、支付寶,總共借款25萬元。”

  “這個微商銷售團隊就是現場逼你完成沖業績的任務”,成為總代后,張女士開始認真經營這份“事業”,她參加了一次集團的年會,一次分公司的年會,以及今年4月和5月的銷售會議。她回憶說,“在4月鄭州的銷售會議上,有一個女孩被要求現場打款18萬元,大會現場就拽那個女孩的頭發,不斷的逼你完成業績,并不是真正的賣產品。”

  回憶起當時驚心動魄的一幕幕,張女士說,很難相信自己怎么在那樣的氛圍中繼續做微商,“后來那個被拽頭發的女孩就打款了,不過也基本沒有出現。”

  直到今年,離成為“總代”的日子半年多過去了,還有二十幾萬沒貨沒出完,汴禧集團又來逼著張女士“做業績”,“說如果不做業績就要把我開除,每個月強制性最低五萬塊錢的保底業績,和我同一批上來的很多人因為借不到錢做業績都紛紛被降級或者開除。還有一部分人因為不甘心,想著自己拿了幾十萬,好不容易拿到一個最高級別的總代,就這么掉下去了,特別不甘心,我就是其中的一位”。

  包銷無望 囤下的貨只能打折出售

  張女士沒辦法,最后不得不通過網貸借了錢來“做業績”,“撐了兩個月,實在撐不下去了,最后不做業績,就這樣被踢出了局。”她做在的微商團隊的“老大”也不管不問,張女士去找“老大”說當初承諾的退貨,卻被告知,“根本沒有退貨這一說,直接把我踢出了所在的公司所有的群,我想去找人說都找不到地方,而我的上家老大雖然沒有刪除我的微信,但是發信息一直在給我繞圈子,不給我解決問題。”

  而再次購買“D女郎”產品的張女士的朋友們并不多,按照市場價每盒480元的售價,更加沒有朋友購買,很難“出貨”。張女士說,“這款產品本來是‘消’字號,但是在不同的場合,一直宣傳療效,本來也不合法,我自己的朋友圈也不好意思宣傳這些療效。”

  與許多微商囤貨的寶媽經歷類似的是,沒有正式的工作,加上網絡借貸的壓力,又遇上無法及時出貨,這些寶媽們承擔了很大壓力,與新聞媒體報道的寶媽們因此影響夫妻或家庭關系不一樣的是,張女士的微商經歷雖然并不成功,但是家人還是支持她盡早維權成功,“如果確實無法維權成功,家人們也支持我能夠盡快賣出去產品,盡快將網貸、信用卡以及私人貸款的費用還完,就是買了一個教訓吧。”

中國質量萬里行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Copyright © 2002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質量萬里行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4432號     京ICP備13012862號
赛马会单双六肖中特